新闻 原创 视频 | 问政 评论 匠心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生活 直播 | 文艺 教育 | 房产 健康 汽车 旅居 | 取证 宅购 地图 | 麻哥辣妹 3c家居
测谎仪,只有说谎的人才觉得它可怕

不说谎的人觉得它很神秘,说谎的人觉得它很可怕,这就是神奇的测谎仪。近年来,面对不断出现的官员腐败犯罪,司法的鞭长莫及和腐官落网的三缄其口,人们总是希望能借助某种灵丹妙药将所有的蛀虫手到擒来。测谎仪的出现可谓是承载了这种寄托,并且在侦破职务犯罪中发挥了巨大作用。

但测谎仪真的神秘吗?“给测试对象戴上连通导线的夹子,就可记录被测人的呼吸、血压、脉搏等各种生物反应的综合变化情况来观察被测人复杂的心理活动”。只是利用了简单的心理与生物知识,便可得知被测人是否说谎。那为何这样一套并不高深复杂的理论,一部也算不得高端精密的仪器,怎么就让平时心理素质高,心理防御能力强的官员们一个个现形? “久行夜路必逢鬼”,对于做有亏心事的官员来说,击垮他的不是司法机关的严厉拷问,也不是民众的严厉谴责和责骂,而是自己心中的那只“鬼”。对于官员本身来说,只要是行得正,坐得直的内心干净,“心中无鬼,但凭让人说破嘴。”

毫无疑问,被运用到侦查职务犯罪的测谎仪在查处官员腐败,职务犯罪以及推进司法公正等发面起到了一定促进作用。用测谎仪步步紧逼,让口是心非的腐官无处可藏,让尚存在侥幸的心理防线瞬间瓦解。与之前大“火”的漫画反腐一样,测谎仪的出现不仅仅为司法调查中,口供与证据,口供与口供存在矛盾的化解提供了更多较为科学有效的方法,同时为反腐打开了更为广阔的渠道,更显示了中央打击反腐的力度和决心。[详细]

测谎仪让谎言原形毕现。
当测谎仪遇上贪官,看点有哪些?

 提起测谎仪,有这么一个小故事,童话里的匹诺曹,一说谎鼻子就要长一寸,遭到了不少人的笑话。当然,童话归童话,没有人当真。但是现代科学证实,人在说谎时生理上的确发生着一些明显的和不明显的变化,通过记录这些变化,便能掌握人的心理活动,正是基于这样的原理才发明了测谎仪。

说谎对于贪官们来说早已经是家常便饭、小菜一碟了,为了攫取私利、加官进爵,他们编织了一个又一个的谎言,且脸不红,心不跳,不顾群众疾苦,一心想着升官发财,把钱统统往自己的兜里放,他们有的花天酒地,有的骗取国家补贴,有的虚以应对舆情危机,欺上瞒下,无所不为。当然,他们见过大世面,表面上看起来义正言辞、毫无惧色,可由于心里住着“鬼”,他们敢讲身正不怕影子斜?确实,在内心深处可“虚着”呢,当连通导线夹子一刹那,当知道自己的呼吸、血压、脉搏等各种生物反应被一一记录,当想到自己的心理活动被人“一览无遗”时,很快地贪官们自然而然败下了阵来,老老实实的全盘托出。为何平日里“泰山崩于前额面不改色”的贪官们竟会被一个小小的测谎仪打败?其实,正映衬了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对于做了亏心事的官员来说,想到自己的所作所为,想到群众愤怒的眼神,落得个众叛亲离、千夫所指,还有什么底气呢?

毫无疑问,测谎仪的使用在查处官员腐败,职务犯罪以及推进司法公正等发面起到了相当积极的作用,确实值得赞一个,但是,更关键的还是要坚定信心,多管齐下,惩防并举,进一步完善相关责任机制,建立政府、单位、群众等立体化的监督网络,剔除腐败土壤,实现“不想腐、不敢腐、不能腐”,真正营造出风清气正之景象。[详细]

测谎仪遇上贪官,谁怕谁?
测谎仪揪出贪官 反腐创新让主动出击更有力

测谎仪的运用尽管不是肥东县检察院首创,但对于目前的反腐局势来说,它的确可以很大程度上在“鸡蛋上找到裂缝”,从而顺藤摸瓜,侦破案件。

比如在今年7月初,肥东县检察院接到举报称有人行贿,于是调查人员对嫌疑人刘某测谎,提到送现金时,测谎仪有剧烈波动;当调查人员又问送没送过汽车和房产时,结果测谎仪又剧烈反应。于是,调查人员沿着这一线索,调查了这名嫌疑人缺失的房产及车辆,结果找到了实际证据。——尽管测谎结果目前还不能成为证据,但它却为检察机关指明了调查方向,节省了大量人力物力和时间。

要彻底治理官员腐败,需要标本兼治,注重利用制度来预防和打击腐败,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而针对目前一些领域消极腐败现象仍然易发多发这一现实情况,就需要以治标为主,以实际成效取信于民,为治本赢得时间。

所以,大力治标就需要反腐形式的不断创新——不论是拓宽群众举报渠道、大力保障举报人人身安全,抑或是像肥东县检察院这样,用测谎仪助力反腐,都是在不断创新反腐形式。反腐形式的创新既是主动出击的现实需要,也将让主动出击更有力、更有效果。 [详细]

测谎仪治标有方,但不能治本。

测谎仪可以说是官员的“照妖镜”。再好的仪器、再科学的方式也有其弊端,我们也不能因为有测谎仪而高枕无忧,而更应该权力从源头是预防腐败,那才是治本之策。但至少,测谎仪的出现,更能给官员敲响警钟——“莫伸手,伸手必被抓”。


网友互动
往期回顾
编辑:蒋赢 策划:蒋赢 美编:袁佳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