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有必要对诺奖停颁幸灾乐祸吗?

来源:红网2018-05-13

瑞典文学院5月4日宣布,今年将取消颁发2018年诺贝尔文学奖,2019年将恢复颁发,届时可能产生两位得主,此乃该院二次大战结束以来首次作出此类决定。作为当今最受世人推崇的文化奖项之一,诺奖停颁理所当然会引发全球强烈关注。从国内媒体反应看,不时见到《今年诺贝尔文学奖不发了!原因很丢人》《诺奖丑闻比小说还“精彩”它能重建声望吗?》之类标题,甚至有媒体煞有介事地声称诺奖停颁被某书预言一语成谶,其中充斥着非理性的嘲笑揶揄和幸灾乐祸。

原本,任何一种奖都不可能在真空中颁发,既然皆为人所设定操作,出现问题便纯属正常,诺奖也不例外。作为颁奖方,所能做者无非,一是“先天”优选规则最大限度保证“基因纯正”;二是“后天”调养形成免疫自愈机能。本次瑞典文学院做出停颁决定,缘于该院一名女院士丈夫涉嫌“性丑闻”引发众怒,导致多名成员辞职,致使院方陷入信任危机。对此,有国内媒体莫明其妙地诘问,诺奖会不会因此而走下“神坛”?真是问得既幼稚又可笑。诺奖本来就不在神坛,请问何来走下“神坛”之说?所谓“神坛”,不过是国人习常造神的结果。相反,诺奖因涉“性丑闻”停颁,其实是在用事实对国人再启蒙,诺奖压根儿就是一个文学奖项,本来就不在神坛,不需要不待见别人将之神话,人们大可不必“将诺奖神话进行到底”。

咬定停颁事件与诺奖声望毫不相关,显然不够客观;然而硬将停颁事件与“重建声望”扯在一块,又未免失之危言耸听。你可以不信诺贝尔文学奖推动人类文明演进的不朽贡献,但你得承认,诺贝尔文学奖自颁以来,迄今尚无一项文学奖声望堪与比肩。诺奖之所以成为诺奖,自然有其与生俱来的“天生丽质”。其声望不仅来自“授予在文学方面创作出具有理想倾向的最佳作品的人”之颁奖宗旨,还来自于完全独立于政府组织的评奖机构和专业评委。瑞典文学院向来避免形成干预政治倾向,院士均为著名作家和学者,一般精通多门外语,具备原文审视他族文学的内功绝技。多年来,之所以有局外人误认为“诺奖评选过程神秘”,恰恰是因为他们对诺奖规则的无知。比如,评奖章程规定,各国文学院院士、大学和其他高等学校文学史和语文教授、历年诺贝尔奖金获得者和各国作家协会主席才有权推荐候选人,本人申请不予考虑。再比如,选拔特别强调获奖者独立价值,不见得与国家意识形态干系挂钩。评选还设定了初选、复选、决选、颁奖、公告等冗长严密程序。评委恪守“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则保障了诺奖的纯粹和成色。由是,面对诺奖停颁事件,旁人大可不必故作多情,为之“看戏掉眼泪,替古人担忧”。

当然,对任何一种奖项而言,哪怕它已具备与生俱来的规则先天优势,也无有谁能保证这种优势可以一劳永逸,诺奖也不例外。事实上,诺奖之所以能让信誉经久保鲜,恰恰不是因为先天机体优势,而是得益于后天持续改进的自愈机能。比如,基于过往教训,颁方就对规则进行过修正,改为在评选操作中,首次获提名者一般先遭淘汰,政府高官或前政府高官基本难获通过;在初选阶段,评委会有时会就某些不熟悉作品征求专家意见,或为某些缺乏适当译本作品安排紧急翻译,等等。如此这般,既保障了评选免罹公权力潜规则强奸,又捍卫了既定显规则的尊严和正义。本次停颁诺奖剑指性侵风波,旨在恢复公众信任。类似应对并非孤例,诺奖史上就有过5次。作如是观,与其说这是一场危机公关,毋宁谓之是一次自愈机能的内生启动。随着事态发展,针对等积弊,国王、瑞典学院赞助人介入推动改革,除宣布革除“院士终身制”外,还将加强处理利益冲突和秘密信息保护程序,外界普遍看好并乐期这场危机转危为安化危为机。这,无疑是诺奖自愈机能的又一次“临床”成功。

相形之下,多年来国内一些文艺奖项沦为腐败重灾区乃是不争事实。媒体就没少披露过一些“国”字号奖项,罹患过多过滥加潜规则发酵并发症,暗箱操作权钱交易成为公开秘密,人情奖政绩奖关系奖腐败奖丑闻频仍,持续严重透支着本已骨感的文艺奖公信力,招致相关部门全面清理整顿文艺评奖,取消精简了一批文艺评奖项目。反求诸己,我不禁想问,我们除了该当向诺奖“借一双慧眼”,又有什么资格对它取笑揶揄甚或幸灾乐祸呢?

设若说,诺奖长盛不衰的机体优势可谓先天“天生丽质”,那么,其长盛不衰的自愈机能则堪称后天“特异功能”,二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恐怕,这既是诺奖长盛不衰的成功秘诀,更是留给国内类似奖项的有益昭示。因此,面对诺奖停颁,理性的态度应是反躬自省,并从中汲取启益获得长进,而绝非放任“神话论”“毁灭论”两极病态思维故态复萌。

文/陈庆贵

>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在重庆遇见更好的自己

指尖上的精雕生活

智博会上“触碰”未来

景美人少的原生态避暑地

热门推荐

亚运会女排小组赛

贫困县里的音乐盛宴

街头诈骗现形记

体操房里的夏天

陈坤:行走的力量

吴奇隆变身"男月嫂"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图库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科普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宅购 地图 | 麻哥辣妹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我们有必要对诺奖停颁幸灾乐祸吗?

2018-05-13 21:20:30 来源: 0 条评论

瑞典文学院5月4日宣布,今年将取消颁发2018年诺贝尔文学奖,2019年将恢复颁发,届时可能产生两位得主,此乃该院二次大战结束以来首次作出此类决定。作为当今最受世人推崇的文化奖项之一,诺奖停颁理所当然会引发全球强烈关注。从国内媒体反应看,不时见到《今年诺贝尔文学奖不发了!原因很丢人》《诺奖丑闻比小说还“精彩”它能重建声望吗?》之类标题,甚至有媒体煞有介事地声称诺奖停颁被某书预言一语成谶,其中充斥着非理性的嘲笑揶揄和幸灾乐祸。

原本,任何一种奖都不可能在真空中颁发,既然皆为人所设定操作,出现问题便纯属正常,诺奖也不例外。作为颁奖方,所能做者无非,一是“先天”优选规则最大限度保证“基因纯正”;二是“后天”调养形成免疫自愈机能。本次瑞典文学院做出停颁决定,缘于该院一名女院士丈夫涉嫌“性丑闻”引发众怒,导致多名成员辞职,致使院方陷入信任危机。对此,有国内媒体莫明其妙地诘问,诺奖会不会因此而走下“神坛”?真是问得既幼稚又可笑。诺奖本来就不在神坛,请问何来走下“神坛”之说?所谓“神坛”,不过是国人习常造神的结果。相反,诺奖因涉“性丑闻”停颁,其实是在用事实对国人再启蒙,诺奖压根儿就是一个文学奖项,本来就不在神坛,不需要不待见别人将之神话,人们大可不必“将诺奖神话进行到底”。

咬定停颁事件与诺奖声望毫不相关,显然不够客观;然而硬将停颁事件与“重建声望”扯在一块,又未免失之危言耸听。你可以不信诺贝尔文学奖推动人类文明演进的不朽贡献,但你得承认,诺贝尔文学奖自颁以来,迄今尚无一项文学奖声望堪与比肩。诺奖之所以成为诺奖,自然有其与生俱来的“天生丽质”。其声望不仅来自“授予在文学方面创作出具有理想倾向的最佳作品的人”之颁奖宗旨,还来自于完全独立于政府组织的评奖机构和专业评委。瑞典文学院向来避免形成干预政治倾向,院士均为著名作家和学者,一般精通多门外语,具备原文审视他族文学的内功绝技。多年来,之所以有局外人误认为“诺奖评选过程神秘”,恰恰是因为他们对诺奖规则的无知。比如,评奖章程规定,各国文学院院士、大学和其他高等学校文学史和语文教授、历年诺贝尔奖金获得者和各国作家协会主席才有权推荐候选人,本人申请不予考虑。再比如,选拔特别强调获奖者独立价值,不见得与国家意识形态干系挂钩。评选还设定了初选、复选、决选、颁奖、公告等冗长严密程序。评委恪守“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则保障了诺奖的纯粹和成色。由是,面对诺奖停颁事件,旁人大可不必故作多情,为之“看戏掉眼泪,替古人担忧”。

当然,对任何一种奖项而言,哪怕它已具备与生俱来的规则先天优势,也无有谁能保证这种优势可以一劳永逸,诺奖也不例外。事实上,诺奖之所以能让信誉经久保鲜,恰恰不是因为先天机体优势,而是得益于后天持续改进的自愈机能。比如,基于过往教训,颁方就对规则进行过修正,改为在评选操作中,首次获提名者一般先遭淘汰,政府高官或前政府高官基本难获通过;在初选阶段,评委会有时会就某些不熟悉作品征求专家意见,或为某些缺乏适当译本作品安排紧急翻译,等等。如此这般,既保障了评选免罹公权力潜规则强奸,又捍卫了既定显规则的尊严和正义。本次停颁诺奖剑指性侵风波,旨在恢复公众信任。类似应对并非孤例,诺奖史上就有过5次。作如是观,与其说这是一场危机公关,毋宁谓之是一次自愈机能的内生启动。随着事态发展,针对等积弊,国王、瑞典学院赞助人介入推动改革,除宣布革除“院士终身制”外,还将加强处理利益冲突和秘密信息保护程序,外界普遍看好并乐期这场危机转危为安化危为机。这,无疑是诺奖自愈机能的又一次“临床”成功。

相形之下,多年来国内一些文艺奖项沦为腐败重灾区乃是不争事实。媒体就没少披露过一些“国”字号奖项,罹患过多过滥加潜规则发酵并发症,暗箱操作权钱交易成为公开秘密,人情奖政绩奖关系奖腐败奖丑闻频仍,持续严重透支着本已骨感的文艺奖公信力,招致相关部门全面清理整顿文艺评奖,取消精简了一批文艺评奖项目。反求诸己,我不禁想问,我们除了该当向诺奖“借一双慧眼”,又有什么资格对它取笑揶揄甚或幸灾乐祸呢?

设若说,诺奖长盛不衰的机体优势可谓先天“天生丽质”,那么,其长盛不衰的自愈机能则堪称后天“特异功能”,二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恐怕,这既是诺奖长盛不衰的成功秘诀,更是留给国内类似奖项的有益昭示。因此,面对诺奖停颁,理性的态度应是反躬自省,并从中汲取启益获得长进,而绝非放任“神话论”“毁灭论”两极病态思维故态复萌。

文/陈庆贵

看天下
[责任编辑: 华海纳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