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研究生坠亡事件:低着头怎么看见太阳

来源:红网2018-04-04

“原谅我飞,曾经眷恋太阳。”这是歌曲《鱼》里面的一句歌词,是陶崇园生命里对家人的最后一次分享,也是他挣扎与无奈的内心独白。

3月26日7点28分,这个即将毕业的研究生从五层宿舍楼顶的天台坠落,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因为长期遭受导师王攀的“压迫与折磨”,不堪重负的陶崇园选择了这种极端方式予以反抗。但从武汉理工大学处理这件事的态度和王攀本人的表现来看,他的死,轻如鸿毛。正如那个溺水而亡的博士一样,除了激起水波,并没有改变什么。

一桩桩惨剧将矛头指向了研究生培养制度,指向了手握生杀大权的导师和其培育的“私人势力”。

然后呢,一阵舆论攻伐之后,又是波澜不惊却又暗流涌动的画面,导师们依然高高在上,该屈辱的屈辱着,该隐忍的隐忍着。

眷恋着太阳,却一直低着头,为什么要这样?

大学本是教人挺起腰杆的地方,为什么会培养出一批批弯着腰爬行的“忍者”?

在当下的社会众生相中,很多人会认为,服从是至善,不服从是至恶。事实上,在我们的文化里,很多人因为不服从而感到“内疚”,其实他们是感到害怕,对于俯首听命,没有能力说“不”的服从,在盲目和孱弱上不分轩轾。但作为象牙塔里的精英,他们应该服从自己选择的良心和原则,向不合理和压迫说不。很可惜,我们很难听到这样的声音。

当普罗米修斯和亚当、夏娃一样,因不服从而受到惩罚后,不但没有后悔,没有要求宽恕,相反他自豪地宣称:“我宁被铁链锁在悬崖上,也不作诸神驯服的仆人。”

说“不”是需要勇气的,但总比自杀承受的风险要低。

浮躁的高校,落寞的学子。“6点15分、6点45分电话叫我起床!”“是!”“坦坦荡荡说出那六个字”“爸我永远爱你”。看看吧,这就是王攀刻画的万恶的旧社会地主的嘴脸,这就是言听计从的象牙塔精英的“口吐莲花”。我看不出这是两个身处高校的高级知识分子的对话,反倒是像两个病人在窃窃私语。

一个把自己当成“山大王”,一个把自己矮化为“跟屁虫”。

卡尔·马克思曾说过,那位“宁被铁链拴在山崖上,也不对诸神俯首帖耳的”普罗米修斯是所有哲学家的保护圣徒。诚然,陶崇园是搞科研的,不服从于传统的权威思想和概念,不服从于人云亦云的陈腔滥调,不服从于淫威,才是科学精神所在,唯如此,才能在人格上独立,才有可能站着对话。

舆论上充斥着对王攀的喊打喊杀,但也应该有对大学生“自救”的讨论,而这种“自救”当从不服从开始。舍去这一层,即便这个王攀被惩处了,还有下一个王攀,还会有下一个陶崇园式的悲剧发生。

文/陆玄同

>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在重庆遇见更好的自己

指尖上的精雕生活

智博会上“触碰”未来

景美人少的原生态避暑地

热门推荐

亚运会女排小组赛

贫困县里的音乐盛宴

街头诈骗现形记

体操房里的夏天

陈坤:行走的力量

吴奇隆变身"男月嫂"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图库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科普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宅购 地图 | 麻哥辣妹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研究生坠亡事件:低着头怎么看见太阳

2018-04-04 22:50:02 来源: 0 条评论

“原谅我飞,曾经眷恋太阳。”这是歌曲《鱼》里面的一句歌词,是陶崇园生命里对家人的最后一次分享,也是他挣扎与无奈的内心独白。

3月26日7点28分,这个即将毕业的研究生从五层宿舍楼顶的天台坠落,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因为长期遭受导师王攀的“压迫与折磨”,不堪重负的陶崇园选择了这种极端方式予以反抗。但从武汉理工大学处理这件事的态度和王攀本人的表现来看,他的死,轻如鸿毛。正如那个溺水而亡的博士一样,除了激起水波,并没有改变什么。

一桩桩惨剧将矛头指向了研究生培养制度,指向了手握生杀大权的导师和其培育的“私人势力”。

然后呢,一阵舆论攻伐之后,又是波澜不惊却又暗流涌动的画面,导师们依然高高在上,该屈辱的屈辱着,该隐忍的隐忍着。

眷恋着太阳,却一直低着头,为什么要这样?

大学本是教人挺起腰杆的地方,为什么会培养出一批批弯着腰爬行的“忍者”?

在当下的社会众生相中,很多人会认为,服从是至善,不服从是至恶。事实上,在我们的文化里,很多人因为不服从而感到“内疚”,其实他们是感到害怕,对于俯首听命,没有能力说“不”的服从,在盲目和孱弱上不分轩轾。但作为象牙塔里的精英,他们应该服从自己选择的良心和原则,向不合理和压迫说不。很可惜,我们很难听到这样的声音。

当普罗米修斯和亚当、夏娃一样,因不服从而受到惩罚后,不但没有后悔,没有要求宽恕,相反他自豪地宣称:“我宁被铁链锁在悬崖上,也不作诸神驯服的仆人。”

说“不”是需要勇气的,但总比自杀承受的风险要低。

浮躁的高校,落寞的学子。“6点15分、6点45分电话叫我起床!”“是!”“坦坦荡荡说出那六个字”“爸我永远爱你”。看看吧,这就是王攀刻画的万恶的旧社会地主的嘴脸,这就是言听计从的象牙塔精英的“口吐莲花”。我看不出这是两个身处高校的高级知识分子的对话,反倒是像两个病人在窃窃私语。

一个把自己当成“山大王”,一个把自己矮化为“跟屁虫”。

卡尔·马克思曾说过,那位“宁被铁链拴在山崖上,也不对诸神俯首帖耳的”普罗米修斯是所有哲学家的保护圣徒。诚然,陶崇园是搞科研的,不服从于传统的权威思想和概念,不服从于人云亦云的陈腔滥调,不服从于淫威,才是科学精神所在,唯如此,才能在人格上独立,才有可能站着对话。

舆论上充斥着对王攀的喊打喊杀,但也应该有对大学生“自救”的讨论,而这种“自救”当从不服从开始。舍去这一层,即便这个王攀被惩处了,还有下一个王攀,还会有下一个陶崇园式的悲剧发生。

文/陆玄同

看天下
[责任编辑: 华海纳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