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剑阁柏”绝后与叶公好龙

来源:红网2017-09-24

近日,某知名网站在主页发了一条题为《全球仅此一株 四川2300岁剑阁柏面临“绝后”危机》的视频新闻,同时,腾讯、新浪等有影响的网站也给予了转载。看罢,真还有些忧心忡忡。

剑门关的翠云廊,是目前世界上行道树中树龄最古老、数量最多、生长最集中、树种最珍稀、保存最完整、保护制度最健全的生态文化长廊,号称“三百里程十万树”。以古柏为主的翠云廊的形成,历经2000余年。翠云廊以皇柏、宋柏、张飞柏、夫妻柏、汉砖柏等18株巨大古柏为代表的古树群竖立蜀道千秋,仍枝繁叶茂、形神兼备、古韵悠长,犹如穿越千年历史的精灵。

特别是景区内一株“松柏长青”树,因杆似松、枝叶似柏,被植物学家鉴定为柏木属的新种,命名为“剑阁柏”,收录进了《植物分类学报》。世界仅此一株,被列为国家一级保护树种。

由于树种过熟,天然更新能力弱,“剑阁柏”一直没后代。1978年,剑阁曾对“剑阁柏”进行育种实验。遗憾的是,那些好不容易繁育出的小树苗全被毁坏了。时隔39年,目前“剑阁柏”疾病缠身,树干中空,被铁丝绑住才不至于被风吹断,抢救性保护研究迫在眉睫。2017年9月,四川大学生命科学院教授王丽重启“剑阁柏”繁育研究,准备用扦插、播种和组织培养这3种方法,希望给“剑阁柏”抚育出下一代,让它不再如此孤单。

光听“全球仅此一株”,就知“剑阁柏”的稀罕与弥足珍贵。这株树生长在广元,生长在四川,当是广元的骄傲,当是四川的自豪。“剑阁柏”面临绝后危险,牵动着每一个广元人的心,牵动着每一个四川人的心。但愿王丽教授的法子能让“剑阁柏”不断子绝孙,能让“剑阁柏”香火延续。不过,面对“剑阁柏”绝后之威胁,又不禁想起文物保护,想到了叶公好龙。

39年前,对“剑阁柏”就有了让其传宗接代的考虑,本就是文物保护要做的规定动作。“后代”是育出来了,可又毁坏了,没人问为什么,没人去追究,“保护”只走到半路上,又变成了叶公好龙的笑话。如果真的重视,就没有现在救救“剑阁柏”的呼吁,就没有请“全球仅此一株”留下“后代”的呼唤。“剑阁柏”绝后威胁的教训,就是提醒我们要拒绝文物保护中叶公好龙的现象。

说到文物保护中的叶公好龙现象,同样是翠云廊的古柏保护,曾记得还搞过认捐挂牌保护。一段时间轰轰烈烈,声势好大,把海外华人都给惊动了。可昙花一现,到后来不知不觉就烟消云散了。挂了多少牌,认捐了多少钱,这些钱是怎么保护古柏的,再没有了交待。认真保护古柏的美名出去了,可保护古柏的成果成效却没有落地。这不是叶公好龙是什么?

现在讲“留住乡愁”,讲“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讲“文物保护比开发更重要”,仿佛全世界都形成了共识。可落实到行动中,又不乏叶公添堵。一条保存完整的古街,说什么建4A景区,非得在中间插入修建现代建筑,还能叫古街吗?如果真是重视文物古迹,真是要留住“乡愁”,就不会这么去做。口头上的“文物保护重要”不能落实在具体的行动上,就是叶公好龙。

造成文物保护中的叶公好龙现象,其原因有三:一是附庸风雅,二是短平快政绩需要,三是没文化。我们强调“留住乡愁”,有人连“乡愁”的内容、内涵、价值都没搞清楚,就成天挂在嘴上说说,仿佛不如此,就是没水平表现,就没跟上形势。一旦要决策拿钱拿行动了,骨子里的不以为然便出来了。在有些人心中,政绩效应、经济效应远比文物保护更重要。四川昭化区曾有一条马克思街,可为了建开发区,就被毁掉了。要知道,那是全中国唯一一条马克思街呀。其品牌价值,其文物价值,不是几十亿几百亿能换来的。许多新提拔的年轻干部,说几句时尚英语,背一些行政管理条文,讲点政治经济学,肯定头头是道。你若要请他介绍一下地方历史文化掌故,恐怕就会一问三不知。学点地方历史文化,应该是为官一方要做的第一件事。

蜀道申遗正紧锣密鼓,但要申报成功,又非一日之寒之事,许多保护之事不能只停留在口头上。人家验收,要的是原生态形态,要的是历史遗存,要的是价值与影响。你说“剑阁柏”要真死了,那么见证蜀道存在历史的有力证据不就少了一个吗?这世上濒临灭绝的物种又要消亡一种了吗?那有多遗憾呀!还有,那些建在蜀道原生态形态遗存上的现代建筑还得忍痛割爱。是不是叶公好龙,在这些问题的解决上又得见分晓。

不当叶公,不做虚假好龙之事,文物保护,不能只赚吆喝,还得看效果。叶公似的好恶,只能造成千古之恨,留下遗憾与唾骂。

文/付尹

>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爱心妈咪小屋化尴尬

救助站里的暖心大叔

一批重点工程即将投用

不妨去这些剧院打卡

热门推荐

一位快递员的一天

冰雪世界中的建设者

成都现"彩虹"车道

探秘故宫文物医院

郎朗回母校办大师课

迪丽热巴撞脸黄子韬?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社区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科普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宅购 地图 | 麻哥辣妹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剑阁柏”绝后与叶公好龙

2017-09-24 00:01:50 来源: 0 条评论
【摘要】 近日,某知名网站在主页发了一条题为《全球仅此一株 四川2300岁剑阁柏面临“绝后”危机》的视频新闻,同时,腾讯、新浪等有影响的网站也给予了转载。说到文物保护中的叶公好龙现象,同样是翠云廊的古柏保护,曾记得还搞过认捐挂牌保护。

近日,某知名网站在主页发了一条题为《全球仅此一株 四川2300岁剑阁柏面临“绝后”危机》的视频新闻,同时,腾讯、新浪等有影响的网站也给予了转载。看罢,真还有些忧心忡忡。

剑门关的翠云廊,是目前世界上行道树中树龄最古老、数量最多、生长最集中、树种最珍稀、保存最完整、保护制度最健全的生态文化长廊,号称“三百里程十万树”。以古柏为主的翠云廊的形成,历经2000余年。翠云廊以皇柏、宋柏、张飞柏、夫妻柏、汉砖柏等18株巨大古柏为代表的古树群竖立蜀道千秋,仍枝繁叶茂、形神兼备、古韵悠长,犹如穿越千年历史的精灵。

特别是景区内一株“松柏长青”树,因杆似松、枝叶似柏,被植物学家鉴定为柏木属的新种,命名为“剑阁柏”,收录进了《植物分类学报》。世界仅此一株,被列为国家一级保护树种。

由于树种过熟,天然更新能力弱,“剑阁柏”一直没后代。1978年,剑阁曾对“剑阁柏”进行育种实验。遗憾的是,那些好不容易繁育出的小树苗全被毁坏了。时隔39年,目前“剑阁柏”疾病缠身,树干中空,被铁丝绑住才不至于被风吹断,抢救性保护研究迫在眉睫。2017年9月,四川大学生命科学院教授王丽重启“剑阁柏”繁育研究,准备用扦插、播种和组织培养这3种方法,希望给“剑阁柏”抚育出下一代,让它不再如此孤单。

光听“全球仅此一株”,就知“剑阁柏”的稀罕与弥足珍贵。这株树生长在广元,生长在四川,当是广元的骄傲,当是四川的自豪。“剑阁柏”面临绝后危险,牵动着每一个广元人的心,牵动着每一个四川人的心。但愿王丽教授的法子能让“剑阁柏”不断子绝孙,能让“剑阁柏”香火延续。不过,面对“剑阁柏”绝后之威胁,又不禁想起文物保护,想到了叶公好龙。

39年前,对“剑阁柏”就有了让其传宗接代的考虑,本就是文物保护要做的规定动作。“后代”是育出来了,可又毁坏了,没人问为什么,没人去追究,“保护”只走到半路上,又变成了叶公好龙的笑话。如果真的重视,就没有现在救救“剑阁柏”的呼吁,就没有请“全球仅此一株”留下“后代”的呼唤。“剑阁柏”绝后威胁的教训,就是提醒我们要拒绝文物保护中叶公好龙的现象。

说到文物保护中的叶公好龙现象,同样是翠云廊的古柏保护,曾记得还搞过认捐挂牌保护。一段时间轰轰烈烈,声势好大,把海外华人都给惊动了。可昙花一现,到后来不知不觉就烟消云散了。挂了多少牌,认捐了多少钱,这些钱是怎么保护古柏的,再没有了交待。认真保护古柏的美名出去了,可保护古柏的成果成效却没有落地。这不是叶公好龙是什么?

现在讲“留住乡愁”,讲“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讲“文物保护比开发更重要”,仿佛全世界都形成了共识。可落实到行动中,又不乏叶公添堵。一条保存完整的古街,说什么建4A景区,非得在中间插入修建现代建筑,还能叫古街吗?如果真是重视文物古迹,真是要留住“乡愁”,就不会这么去做。口头上的“文物保护重要”不能落实在具体的行动上,就是叶公好龙。

造成文物保护中的叶公好龙现象,其原因有三:一是附庸风雅,二是短平快政绩需要,三是没文化。我们强调“留住乡愁”,有人连“乡愁”的内容、内涵、价值都没搞清楚,就成天挂在嘴上说说,仿佛不如此,就是没水平表现,就没跟上形势。一旦要决策拿钱拿行动了,骨子里的不以为然便出来了。在有些人心中,政绩效应、经济效应远比文物保护更重要。四川昭化区曾有一条马克思街,可为了建开发区,就被毁掉了。要知道,那是全中国唯一一条马克思街呀。其品牌价值,其文物价值,不是几十亿几百亿能换来的。许多新提拔的年轻干部,说几句时尚英语,背一些行政管理条文,讲点政治经济学,肯定头头是道。你若要请他介绍一下地方历史文化掌故,恐怕就会一问三不知。学点地方历史文化,应该是为官一方要做的第一件事。

蜀道申遗正紧锣密鼓,但要申报成功,又非一日之寒之事,许多保护之事不能只停留在口头上。人家验收,要的是原生态形态,要的是历史遗存,要的是价值与影响。你说“剑阁柏”要真死了,那么见证蜀道存在历史的有力证据不就少了一个吗?这世上濒临灭绝的物种又要消亡一种了吗?那有多遗憾呀!还有,那些建在蜀道原生态形态遗存上的现代建筑还得忍痛割爱。是不是叶公好龙,在这些问题的解决上又得见分晓。

不当叶公,不做虚假好龙之事,文物保护,不能只赚吆喝,还得看效果。叶公似的好恶,只能造成千古之恨,留下遗憾与唾骂。

文/付尹

看天下
[责任编辑: 华海纳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