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心房”拆不拆,究竟谁说了算?

来源:红网2017-03-20

2017年3月17日,江西省赣州市南康区十八塘乡樟坊村发生一起故意伤害致死案。据介绍,当天上午,该乡人大主席卓某和4名村干部再次来到村民明某某家,做拆除其“空心房”动员工作。10时许,明某某趁卓某接听电话时,突然用镰铲袭击,致使卓某受重伤,于下午2时左右死亡。随后明某某潜逃。3月18日11时许,犯罪嫌疑人明某某被缉拿归案。据初步了解,案发前,现场的乡村干部没有与明某某发生冲突,更没有强拆他家的“空心房”。(3月19日 澎湃新闻网)

“空心房”的形成,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随着代际的更替,随着乡村人口的外流等,原本充满欢声笑语的房屋变得空空荡荡,原本结结实实的新房变成了布满灰尘、墙壁漏风导致漏雨的危房。这些房子,往往承载着村民们复杂的情感因素,也附着着深深的利益考量。

让人担忧的是,很多时候,乡村的一些老旧建筑被拆,不是因为或者至少不完全是因为它们属于“一户多宅的闲置房”和“存在极大的安全隐患”,而主要是因为它们“影响村容村貌”。而对这些房屋进行整治或遮挡的目的,更多的不是为了村民的利益,而是为了官员的政绩。

无论是强拆还是劝其自行拆除,有几个问题是必须直面的,比如,农民自己的“空心房”拆与不拆,决定权在谁那里?农民有没有闲置自己房子权利?农民有没有不修缮“存在极大的安全隐患”的自家房屋的权利,而无论是他没钱修还是不想修?如果尊重农民对自家房屋的产权,尊重农民处置或不处置自家房屋的自主权,这位乡人大主席其实并不应该出现在悲剧的现场。

悲剧发生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乡人大主席、村干部与这位村民之间进行了怎样的对话,对话是在友好的氛围中进行还是已然剑拔弩张,不得而知。但是很显然,一定有一些事情的发生让这位村民感受到了老宅被拆迫在眉睫的威胁,这种威胁事实上可能如官方通报中说的那样并不存在,也可能近在眼前——毕竟威胁与否属于个人主观感受,乡人大主席的亲自到来本身就意味着一种更大的压力。

乡村里,其实很难见到百年不倒之屋,所以,有些事情,在尊重乡村的传统、历史、人情世故等因素的基础上,能尽人事的尽力而为,人事之足之处不如交给时间来完成剩下的工作。至于为追求政绩而进行了强行拆迁、整治,强行整齐划一,原本就是畸形政绩观的产物,不要也罢。

文/张楠之

>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朋友圈能测真假朋友?

碧波惜着墨 落笔画惊鸿

行走《上下五千年》

狮子坪夜市的美食

热门推荐

共享单车围困公交车站

司机被卡驾驶室玩手机

老人与野猪血战8小时

宠物公墓变废墟

郭麒麟回应一哥之争

等等正面照罕见曝光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社区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科普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宅购 地图 | 麻哥辣妹 3c家居 hello重庆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空心房”拆不拆,究竟谁说了算?

2017-03-20 00:04:13 来源: 0 条评论
【摘要】 2017年3月17日,江西省赣州市南康区十八塘乡樟坊村发生一起故意伤害致死案。据初步了解,案发前,现场的乡村干部没有与明某某发生冲突,更没有强拆他家的“空心房”。悲剧发生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乡人大主席、村干部与这位村民之间进行了怎样的对话,对话是在友好的氛围中进行还是已然剑拔弩张,不得而知。

2017年3月17日,江西省赣州市南康区十八塘乡樟坊村发生一起故意伤害致死案。据介绍,当天上午,该乡人大主席卓某和4名村干部再次来到村民明某某家,做拆除其“空心房”动员工作。10时许,明某某趁卓某接听电话时,突然用镰铲袭击,致使卓某受重伤,于下午2时左右死亡。随后明某某潜逃。3月18日11时许,犯罪嫌疑人明某某被缉拿归案。据初步了解,案发前,现场的乡村干部没有与明某某发生冲突,更没有强拆他家的“空心房”。(3月19日 澎湃新闻网)

“空心房”的形成,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随着代际的更替,随着乡村人口的外流等,原本充满欢声笑语的房屋变得空空荡荡,原本结结实实的新房变成了布满灰尘、墙壁漏风导致漏雨的危房。这些房子,往往承载着村民们复杂的情感因素,也附着着深深的利益考量。

让人担忧的是,很多时候,乡村的一些老旧建筑被拆,不是因为或者至少不完全是因为它们属于“一户多宅的闲置房”和“存在极大的安全隐患”,而主要是因为它们“影响村容村貌”。而对这些房屋进行整治或遮挡的目的,更多的不是为了村民的利益,而是为了官员的政绩。

无论是强拆还是劝其自行拆除,有几个问题是必须直面的,比如,农民自己的“空心房”拆与不拆,决定权在谁那里?农民有没有闲置自己房子权利?农民有没有不修缮“存在极大的安全隐患”的自家房屋的权利,而无论是他没钱修还是不想修?如果尊重农民对自家房屋的产权,尊重农民处置或不处置自家房屋的自主权,这位乡人大主席其实并不应该出现在悲剧的现场。

悲剧发生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乡人大主席、村干部与这位村民之间进行了怎样的对话,对话是在友好的氛围中进行还是已然剑拔弩张,不得而知。但是很显然,一定有一些事情的发生让这位村民感受到了老宅被拆迫在眉睫的威胁,这种威胁事实上可能如官方通报中说的那样并不存在,也可能近在眼前——毕竟威胁与否属于个人主观感受,乡人大主席的亲自到来本身就意味着一种更大的压力。

乡村里,其实很难见到百年不倒之屋,所以,有些事情,在尊重乡村的传统、历史、人情世故等因素的基础上,能尽人事的尽力而为,人事之足之处不如交给时间来完成剩下的工作。至于为追求政绩而进行了强行拆迁、整治,强行整齐划一,原本就是畸形政绩观的产物,不要也罢。

文/张楠之

看天下
[责任编辑: 华海纳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新闻热词搜索
来源:360新闻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
    >>